韩国瑜用「三个小动作」反罢免 高雄人怒了!-日本色情电影
  1. 首页
  2. 新闻动态
  3. 正文
编辑:韩国瑜用「三个小动作」反罢免 高雄人怒了!     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年04月08日 18:43:09

韩国瑜用「三个小动作」反罢免 高雄人怒了!

选委会监察小组前往查看,总部有看板、桌椅、人员,应属办事处,要求陈冠荣10天内说明,否则将开罚10万至100万。

陈冠荣除了罢免的法定领衔人身份外,也是高雄气爆事件的自救会长。由于在气爆的后续处理上,与当时执政的陈菊市府密切互动,成为国民党的重点攻击对象。这也让父亲是深蓝的陈冠荣,反而是走上反国民党的道路。

高雄市选委会仍不死心,仍要求中选会删除高达一万多份提案书,要将罢免案在第一阶段就因无法突破2万2814份门槛,胎死腹中。

如果韩国瑜在这次的失败中痛定思痛,检讨自己,全力专心市政,高雄人还是会愿意再给他一次机会。这也是罢免团体起初所「担心」的重要因素:要是韩国瑜真的很会装乖怎么办?

第二个小动作,市府开罚、监委约谈陈冠荣。

这样的做法,不只是很有国民党的特色而已,也必然会更加坚定高雄人要驱除害虫的心。

陈冠荣则回应,光复高雄总部只是收取连署书的地点,并非办事处。依《选罢法》规定,领衔人「得」(可以要或不要)设而非「应」(一定要)设办事处,事实上他并没有设置办事处,也就没有申请与否的问题。

韩国瑜为了保住自己的市长宝座,不是诚心悔过道歉,请高雄人原谅,而是小动作不断,用破坏的方式来回应高雄人的不满。

所幸,到了中年之后,人的本性已经很难改变,就像韩国瑜在总统选举期间,民调落后时开始口出恶言,一下「他奶奶的」、一下「得民调者得痔疮」,让选情更加恶化一样,面对罢免案的反应,也是假装专心市政没多久,台面下的小动作就纷纷出笼。

可惜的是,韩国瑜显然「不安于装」。随着新冠肺炎疫情爆发,韩国瑜首先是在禁止口罩出口议题上与中央唱反调,表示「硬性规定未必聪明」。

接着「以身作则」,当指挥中心推广「健康的人、空旷处不必戴口罩」,韩国瑜就偏偏在户外受访时戴上口罩。

陈雄文、高市府与国民党扮演黑脸,全力攻击罢韩;事主韩国瑜则扮白脸,只负责市政宣传。

第一个小动作,任命副市长陈雄文兼任选委会主委。

今年三月初,轮到监察院发函给陈冠荣,要求就高雄气爆后的善款运用进行说明。由于本案早在六年前的气爆事件后,便已经经历过一次监察院约谈与国民党议员的「强力监督」,最后「什么事都没有」,使得这一次由马英九时期提名的监委发出约谈通知,充满浓厚的翻旧案与警告意味。

可惜的是,高雄人却换来市政无能、市长跳票毁诺的难堪下场。「自己犯的错,自己来弥补」,是高雄人在这次总统大选中,用选票做出的回应,让蔡英文创下历史纪录的百万票,也让韩国瑜只拿到61万票,比市长得票少了约三分之一的28万票。

热门点阅》 ● 本文获授权,转载自《》,以上言论不代表本网立场。欢迎投书《云论》让优质好文被更多人看见,请寄editor88@ettoday.net或,本网保有文字删修权。

高雄市政府在今年二月底,突然发公文给陈冠荣,指出有民众检举,光复高雄总部并未依《公职人员罢免办事处及办事人员之设置及征求连署办法》规定,在申请后的7天内向高市选委会申设罢免办事处,即不能再设立。

自总统大选结束之后,韩国瑜便定调「全力拼市政」,脸书上几乎都是铺路、行销高雄市的内容,日前与马来西亚歌手黄明志合作的,大有吸引年轻选民、摆脱之前找白冰冰、张俐敏等「上世代流行」的意味。

韩国瑜用「三个小动作」反罢免 高雄人怒了!

种种作为,无不凸显出韩国瑜实在是「装得了一时,瞒不了一世」。 高雄人虽然热情而开放,但绝对不是傻子。给韩国瑜一次机会,却是「真心换绝情」被当成跳板。

▲罢韩四君子之一、前高雄气爆自救会长陈冠荣医师,被马英九时期提名的监委通知约谈。(图/记者杨亚璇摄)

尽管高雄市政府强调任用依法没问题,但如果连依法都有问题的话,显然就不是小动作,而吃相难看了。

换言之,高雄市选委会的用意,在于恐吓参与罢免的市民。

(编案:罢韩案于4月7日审查通过第二阶段门槛,4月8日早上,韩国瑜委任前高市新闻局长王浅秋及律师叶庆元,至高等行政法院递状声请停止罢韩投票。)

不过同样遭到中选会依法拒绝。即使到了第二阶段,面对突破门槛两倍以上的55万份连署,高雄市选委会依然死性不改。

高雄人在台湾社会的印象中总是热情、开朗,不拘小节;只要对方诚恳,高雄人也会真情相对。这样的性格,是韩国瑜当初能够胜选,担任高雄市长的重要因素之一:「一个很敢讲的市长,让他做做看。」

 ● 张博洋/原本过着白天工程师,晚上基进党志工的生活,持续五年后决定全心投入政治工作。在罢韩行动中被称为罢韩四君子之一,现为台湾基进新闻部副主任。

甚至在视察公车消毒作业时,故技重施,手捧漂白水「闻比例」,遭医学专家痛批「不良示范」,更扯的是,还在近日花公帑宴请高雄市各区农渔会干部,遭批市长带头「假防疫,真反罢韩,逆时中搞群聚」。

第二阶段连署突破55万,可说是创下台湾地方自治史纪录的高雄市长罢免案,在高雄市政府最新的小动作干扰下,再一次引发高雄市民的怒火。

第三个小动作,唱双簧、利用疫情做文章。

根据中选会在1月17日的第540次会议记录,当罢免团体在去年12月进行第一阶段提案时,高雄市选委会便去函中选会,以「资料缮写与签名笔迹不同、日期盖章、提议人名册提早填写」等理由,试图影响中选会,做出提案书无效的决定,然而未果。

▲罢韩团体指出,反罢韩的小动作,第一是任命副市长陈雄文兼任选委会主委 。 (图/记者洪靖宜摄)

回顾自总统大选结束后,韩国瑜面对罢免案所采取的各种反制行为,让敦厚的高雄人以作战的姿态全力以赴,实在并不让人意外。

既然没办法挡你填连署书,那就制造你的麻烦,选委会在二阶段审查期间,寄发「罢免查询单」,恐吓市民「如果不回传,将由选委会依权责认定」,言下之意,当然是「认定无效」;然而,中选会也已经表示,连署书有效与否,权责在中选会。